我為何而去─宣教士蒙召見證

如今,上帝的愛激勵我,要我用憐憫的心去看待每個祂所看重的生命,所以我開始學習愛人的功課,這也讓我更加迫切地想要傳福音給不認識耶穌的人,因為我相信:唯有耶穌才能拯救失喪的靈魂!

全新的眼光

黃郁涵(日本宣教士)

從小我常常因外貌而得到稱讚,可是我卻不知道自己的價值是什麼,因此,我很難接受別人對我的讚美。全家搬到日本以後,因為擔心別人在背後說我的壞話,所以更在意別人對我的眼光。

高中時我搭電車上下學,曾遇到跳軌事件。那時的我跟大多數日本人一樣,面對一個生命的離去,我想的是:「你不能安靜的死嗎?為什麼連死也要連累別人呢?」,完全冷漠無動於衷的態度。

後來我回台灣讀大學,在學園團契接受聖經的基礎造就,和弟兄姊妹相處,之後,我才真實體驗到神的愛,也找到我自己的價值。神的愛不會因我的作為、才能、外貌、身份改變,神的愛沒有條件,是完全的包容與接納。於是,我開始學習用神的眼光看我自己、接納真實的自己。而且人的價值是出生前,神就賦予我們了。

2017年日本短宣中,我看見真心跟隨耶穌的日本人。他們充滿盼望、喜樂、有生命力,我非常感動,因為他們跟我過去所認識的日本人那麼不同。那次短宣,神也透過以下的經文呼召我去日本搶救靈魂:「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,有人以為他是耽延,其實不是耽延,乃是寬容你們,不願有一人沉淪,乃願人人都悔改。─彼得後書三章九節。」

如今,上帝的愛激勵我,要我用憐憫的心去看待每個祂所看重的生命,所以我開始學習愛人的功課,這也讓我更加迫切地想要傳福音給不認識耶穌的人,因為我相信:唯有耶穌才能拯救失喪的靈魂!

 

主為我開門

小剛(封閉地區宣教士)

西元2000年因參加法國馬賽短宣,我開始對穆斯林有負擔。工作半年多時,神使用兩個營會讓我思想祂對我的呼召:全球約十七億穆斯林的需要,祂也以「要收的莊稼多,做工的人少。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,打發工人出去收祂的莊稼。」呼召我出來全職服事。

那時我內心非常掙扎,首先媽媽強烈表達無法接受傳道人。她認為傳道人是乞討過生活,沒錢沒地位。另一個掙扎是要分擔父親中風的看護醫療費,同時也有房貸。我跟神說,如果這是我要走的道路,祢要負責到底,為我解決。

很奇妙地,一年後母親不反對我,而且祂也供應我財務的需要,使我順利出來全職服事。

分享在 facebook
Facebook
分享在 google
Google+
分享在 twitter
Twitter
分享在 linkedin
LinkedIn
分享在 pinterest
Pinterest
家庭婚姻

進入孩子的世界,贏回他的心

以前我們夫妻全心投入事業而忽略了家庭!現在我選擇提早退休將重心都放在家庭上,我相信,我們對孩子支持、付出行動,用時間、用心,孩子就不忍心傷父母的心。現在我們家𥚃氣氛非常好,對一個男人來說,我認為這個比事業做得飛煌騰達更讓人覺得滿足和快樂。

繼續閱讀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