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Close this search box.

圍城裡的亮光

我趁著家人還在熟睡的清晨,起來禱告。兩個年幼的孩子起床後,我便難有片刻安寧。在我披上媽媽的戰袍之前,我要先來到天父面前,享受做祂的女兒。即使早起已成習慣,每天定時起床仍非易事,但美好的事物需要付出代價,何況是親近神這至高的福分。

宅家育兒的日子,就像一場時遇挑戰的障礙賽,我們的心需要支持,才能走得好、走得遠。

在我居住的城市裡,因著臺灣今年水情告急,從四月起輪流停水,到了五月中旬,旱象未解又突然停電。幾天後,本土新冠肺炎疫情爆發,全國進入第三級警戒。短短一週內,水、電、疫情通通來,其中又以學校停課、教會聚會改線上,對我造成的衝擊最大。

居家抗疫展開消耗戰

孩子週間無法上學、週末也無處可去,我們家庭的生活模式被迫在一夕之間改變。想到孩子足不出戶,光是打理三餐與課業還不夠,週日還要當起家庭兒主老師,自己手邊也有些工作在進行,恐慌就像雲綹漸次塗滿藍天,在我還未釐清該如何因應時,天色已暗了一半。

宅家抗疫拉出一道防線,每個住家就是一個最小單位的圍城,而像我這樣養育小小孩的媽媽,在空間的圍城裡,包辦兩個孩子每天廿四小時所有的身心靈活動,我的時間也被困在體力、智力和心力的長期消耗戰裡。

這時,滑開手機似乎是最輕鬆的選擇,任由追劇和網購做出莫大貢獻,讓人即時轉移注意力,把心思從密不通風的圍城裡,帶往虛擬世界裡短暫的歡愉,可是劇看完、錢花光,現實世界的問題還是原封不動地在那裡。我便求主救我脫離這「以次好取代上好」的試探,使我心追隨祂永恆的引導,在圍困與無奈中得知祂的道路。

於是我起來禱告。

脫離以次好取代上好的試探

我趁著家人還在熟睡的清晨,起來禱告。兩個年幼的孩子起床後,我便難有片刻安寧。在我披上媽媽的戰袍之前,我要先來到天父面前,享受做祂的女兒。即使早起已成習慣,每天定時起床仍非易事。有時,前一晚被孩子吵得難以成眠,困倦的身軀賴在枕頭山下不來,但美好的事物需要付出代價,何況是親近神這至高的福分。

我利用白日片刻的閒暇,起來禱告。趁著孩子自己玩的零碎時間,分別幾分鐘,為著疫情和特定對象來禱告。翻開聖經,讀幾節詩篇當中頌讚神、求告神的經文,讓心思凝聚在神身上,然後開始禱告。我知道我的禱告總是自私的,只想把祝福攬到自己這邊來,所以更要花時間代禱,好讓我學習專注於他人的需要。

我也會在下午,為晚餐和飯後時間禱告,因白日積累的情緒容易在晚餐前後引爆,所以我求主愛降臨,讓全家喜樂祥和地結束這一天。

我在孩子的睡前時刻,起來禱告。我要求孩子出聲,孩子未必乖乖照辦,但是每當我開口禱告,他們總是喜歡聆聽,還會在我停下來的空檔,提醒我哪些事情沒向耶穌提及。所以我喜歡在孩子面前開口讚美、大聲禱告,讓他們聽見媽媽如何為他們和疫情祈求,也讓他們學習如何禱告。

此外,我上線和同伴一起禱告。我們之間已有多年禱告建立起來的默契,不分寒暑節令、不論孩子上學或放假、不論我們信心剛強或軟弱,每週時間一到,我們就會準時上線禱告。不聊是非,不談八卦,單單禱告。

在疫情延長賽與主同行

宅家育兒的日子,就像一場時遇挑戰的障礙賽,這挑戰,或來自孩子,或從我們自身;又像一場無法承諾終點的賽跑,當我抱著衝刺的決心,勉勵自己只要再撐過這一程就好,怎知,終點線隨著疫情升溫,竟又挪後了。

我們的心需要支持,才能走得好、走得遠。抱怨與嘮叨只會削弱內在力量,唯有禱告,使我們成為剛強的人。

屬神的媽媽們、姊妹們,讓我們一起禱告吧!

不僅是為我們窘迫的生活謀求出路,不僅是為育兒教養領受更多愛心、智慧,不僅是求救主基督來解決我們的問題,更因為這是主的心意──在患難中與主同行,是作主門徒的道路。

即使疫情讓我們失去許多,卻無法奪去我們與主的關係。疫情之愁和育兒之苦,不是我們生活的全部,在禱告中,我們可以得到更多。當神的能力注入我們的心、介入我們的環境,我們會更加寬闊。神是光,當我們禱告,神便照向我們自己和家人,作我們在圍城裡的亮光。

貼文來源:基督教論壇報

作者由國立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畢業,韓國首爾教育大學雙重語言教師資格認證。婚前曾在海外宣教五年。與韓國阿里郎結縭十二載,育有兩子。現為全職主婦。貼文取自個人FB「穆香怡的小時光」。
Facebook
Twitter
LinkedIn
Pinterest
傳福音

愛的練習曲

我極少主動跟父母聊聊心事。都是他們先打開話題,我才會回應。酷酷的我不會向他們表達愛,卻能輕易地跟教會,和團契的弟兄姊妹建立親密關係。相較之下,與朝夕相處的家人,反而不容易彼此相愛和扶持。

繼續閱讀 »
傳福音

不再一樣

進入學園團契後,我感受到外面團體所沒有的愛與接納。看見一群和我年紀相仿的人,這麼單純而熱情的委身在團契,讓我想更深的認識這位上帝。開開心心的融入新團體,交了新朋友後「福音奇襲」就出現了。 

繼續閱讀 »
傳福音

我找到自己

奇妙地,從那天起一直到現在,我的菸癮沒了,跟著消失的還有我的精神疾病。突然那失控的自己離我好遠好遠。就這樣,我毫不費力的就白白得到上帝的醫治。

繼續閱讀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