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去自己夢想,得著神的異象

若我當初緊緊抓住熱舞的絢麗,或許我至今仍無法理解,上帝對我的計畫遠比舞台上的聚光燈更加璀璨。若非過去一次又一次地學習為主放棄,今天我無法經驗如此的豐盛。

“凡是想要救自己生命的,必喪掉生命;但為我和福音犧牲生命的,必救了生命。”

只要20秒鐘,便可以讀完這句聖經經文,但二十年後,我才終於體會到這句話的真實涵義。在表面上,我擁有許多人所羨慕的成果:好的成績、廣闊的人際關係、活潑開朗的個性,以及擁有自己的音樂創作專輯。許多人的結論是:「李祺之所以會有今天的成就,是因為他的人生有夢想、有目標,而他也沒有放棄追求、實踐這個目標。」

但是,每當回想起過去的點點滴滴,我不得不承認:上帝之所以賜給我這些,是因為我曾經願意為祂放棄一切。凡為了自己追求夢想的,必喪掉自我;凡為了耶穌和福音緣故而捨棄夢想的,必救了生命,且為神結出許多果子。

立志成為校園中的光與鹽

進入大學,我來到一個陌生的世界:一個沒有升學壓力、沒有父母管束的世界。許多大一新生從長年升學壓力的禁錮中被解放出來,便宛若脫韁野馬,過著近乎放縱的生活;翹課、日夜顛倒、男女同居已儼然成為一種校園風氣。處於這邪惡世代,我跟上帝禱告:「讓我成為一盞明燈照亮這黑暗世界吧!」於是正式上課的那一天,我跟上帝暗自立約,要過一個得勝、有計劃的生活;我要以與上帝的關係為優先、課業其次、人際居三、而興趣—街舞,則可居末位,因為我要成為這黑暗校園中的光與鹽啊!

追求夢想、卻失掉自我

開學不久,或許是因為父母身分的緣故,我直覺地參與了學園團契;而在興趣的驅使下,我加入了熱舞社。隨著時間流逝,我投注於熱舞社的時間、精力開始增加,課業和系上的活動也逐漸繁忙起來。每當看見被壓在電腦鍵盤底下的聖經,隱約覺得跟上帝疏遠了,但我暗暗安慰自己:「反正許多佈道會、短宣隊也是需要有人編舞、設計活動吧…我剛好去熱舞社學習學習,將來可以被主使用啊!再說,這樣還可以向熱舞社和班上的同學傳福音呢…」在這場答辯中,上帝沒有回答什麼,聖經仍然被壓在電腦鍵盤底下。

半個學期過去了,這時候的我,已是過著日夜顛倒、渾渾噩噩的生活。時間表中原本以上帝為優先的空格,如今已被熱舞取代,而課業、人際關係,則因著優先順序的錯誤,也失去了原有的規律。校園悠揚的鐘聲,卻宛如督工的喝斥聲,不斷催逼著我趕上下一個進度。每晚練完舞回到寢室,已經是深夜十二點;等到拿起書本預備第二天的課程時,也已是三更半夜了。為了換取更多睡眠時間,我第一次假生病之名,行翹課之實。這時才意識到:我已成為一個與世人無異的基督徒;那曾經渴望照亮世界的光,如今只剩一盞微弱的油燈,正逐漸被周圍的幽暗吞噬著。

鬆開緊緊抓住的人生,看見上帝的計畫

就在那個翹課的早晨,我一如往常去刷牙,看著鏡中的倒影,卻有點不太認得這個蓬頭垢面的陌生臉孔 — 他的雙眼無神,不是因為睡眠不足,而是那真實的生命之光正逐漸褪去。這時,我聽見了聖靈無聲的嘆息與轟然的責罵:「這就是你想要的大學生活嗎?你覺得這樣下去,人生有意義嗎?」突然,神讓一句經文閃過我的腦海:「以別 神代替耶和華的,他們的愁苦必加增。」於是,彷彿從漫漫長夜中驚醒,我睜大雙眼,看見了內心真實的光景:在不知不覺中,我讓熱舞成為另一個上帝,掌管著我的生命,在當中我所追求的,最終是要成為舞台上的焦點。面對上帝的光照,我不得不放棄這手中緊緊抓住的偶像。就在那個早晨,我決定離開熱舞社;緊緊抓住自己人生的雙手,終於慢慢鬆開。

少了練舞的時間,我有更多的時間專心於團契服事與課業上。過程中,我開始看見上帝對我生命的計畫:去,使你所認識的人做我的門徒,凡我所吩咐的,都教訓他們遵守。

上帝塑造我成為祂手中的器皿

周圍的人需要福音。在英文系中,本著自由多元的學風,許多老師以無神論者、人文主義者、同志運動的領袖自居,也在課堂上傳達相關價值觀,不斷衝擊著我以往對上帝的信心、批判著聖經的真理與教導,同學們也普遍散發一種批判思考的氣質,勇於質疑權威與傳統規範。但也感謝神,因著這樣開放的風氣,每一位學生在報告中的言論與價值觀也受到系所保護,於是,我的期末報告,便成為了向老師傳福音最直接的管道。在一門「聖經文學」課程的期末報告中,我大膽地挑戰授課老師的論點,一點一點地闡明上帝於創世紀中的全權、公義與恩典。在那次報告中,我第一次看見上帝親自整合了我的課業與信仰,成為一條全新的福音管道。

在接下來的三年半中,上帝繼續塑造我成為合祂使用的器皿,好做更大的事。我成為了學園團契的主席,和許多不同的主內肢體並肩作戰,一心想要復興自己所處的校園。在那段時間中,我們開始了團契主席與輔導們的聯合禱告會,也開始一次又一次的聯合福音行動。奇妙的是,在忙碌的服事中,課業並未和我在團契的參與衝突,反倒成為另一獨特的禾場 — 藉由學術報告來傳福音的禾場。因著傳福音的渴望,報告與閱讀不再枯燥無趣,而是在當中看見上帝的真實,以及人心需要神的事實。在歐洲文學的演變中,我看見了人逐漸否定上帝的主權、基督的救恩、走向無神論之路,而於一切破滅之後,坐在絕望的灰燼中尋求解答;在文學批評理論中,看見許多的文豪哲人都承認真理的至善至美,卻無人知道真理為何。

因著上帝的恩典,我在課業上仍有相當多的學習,而老師也肯定我在其中的表現。此外,我也開始著手創作中文福音饒舌歌,渴望看見用這種直接、淺白的藝術形式,將福音信息不打折扣地傳入年輕人的耳中。
於是,在畢業之前,上帝奇妙地融合了我的家庭背景、我的課業、我的個性、我的興趣,塑造成祂手中的器皿,在這一世代協助完成大使命。

學習為主放棄,經驗與主同行的滿足

“為神所擺上,必因神而得著;所擺上的是暫時的,所得著的是永恆的”

回顧過去上帝的恩典與帶領,我終於經驗到耶穌在馬可福音八章35節的教導:「因為,凡要救自己生命的,必喪掉生命;凡為我和福音喪掉生命的,必救了生命。」在最能享受人生之時,我喪失了培養興趣的樂趣,但這一切短暫的失去,是為了換取那些永恆的財寶。因著放棄每天五小時的熱舞社,我得以在未來的年日中,看見為主而活的價值與喜悅。若我當初緊緊抓住熱舞的絢麗,或許我至今仍無法理解,上帝對我的計畫遠比舞台上的聚光燈更加璀璨。若非過去一次又一次地學習為主放棄,今天我無法經驗如此的豐盛 — 那是一種永恆的歸屬,與主同行的滿足。

分享在 facebook
Facebook
分享在 google
Google+
分享在 twitter
Twitter
分享在 linkedin
LinkedIn
分享在 pinterest
Pinterest
家庭婚姻

外遇中男人相信的謊言

真愛是一種決定,決定對配偶不離不棄、決定以對方的最高利益著想,如此一生一世至死不離的盟約關係,才能讓我們有確據的彼此付出、彼此珍惜。單單有感情、兩情相悅不代表是真愛。

繼續閱讀 »
家庭婚姻

幸福在轉角

我要向神和被我傷害的人請求饒恕,然後我也必須學習饒恕。我犯了錯得罪了神,傷害了家人,我當然要請求原諒,感謝神!祂並不會看我犯了什麼罪,而是看我願意認罪悔改的態度,上帝立刻並且完全的饒恕我,而我的家人也因為有上帝的愛而願意饒恕我

繼續閱讀 »
心好男人

樂透人生:經歷主醫治的大能

放射科醫師及主治醫師共同看過掃描影像後,確認:無腫瘤!放射科醫師及護理人員一同向前跟我恭喜道賀,還要我出院後去買樂透。但我知道,這不是我幸運地像中了樂透,而是主一直在醫治我,並不撇下我,讓我再次經歷主醫治的大能,好讓我繼續去完成復婚的使命。

繼續閱讀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