順主靠主媽咪心

當三兒子確診時,我想起那夜我與主的對話。祂愛我兒子,而祂允許這事發生,我想祂要我們帶著榮耀主、影響人靠近主的心志來走過療程。有人說那夜是主在預備我面對苦難,但對我有份更可貴的意義—以母親的身分全然降服於主!

  先生和我期待透過栽培敬虔後代,對下一代協助完成大使命有所貢獻。神施恩在六年間賜我們四個兒子。然而四兒子出生同時,三兒子確診罹患血癌。

       三兒子發病前的某晚,我夢見我向朋友說:「除非ㄧ件事與大使命有關,不然我不會去做。親自帶孩子已六年,我很清楚我正在傳承屬靈生命到下一代。」夢醒的夜半時分,我的心思清晰地感覺到一個問題臨到我:我傾全力栽培的兒子們,若未來上帝使用他們的方法,不是成為影響力巨大、帶領千萬人歸主的屬靈偉人,而是受盡患難、默默無聞、但事奉主的心蒙神喜悅的人。我,身為苦心栽植兒子的母親,是否樂見上帝以任何我看來卑微的方式使用我的孩子們?這個挑戰來自愛我、呼召我的主,祂的恩典和可畏使我決定順服,於是我回應主:「四個孩子都是主所託付,主對他們的未來有所有的主權!」

      當三兒子確診時,我想起那夜我與主的對話。祂愛我兒子,而祂允許這事發生,我想祂要我們帶著榮耀主、影響人靠近主的心志來走過療程。有人說那夜是主在預備我面對苦難,但對我有份更可貴的意義—以母親的身分全然降服於主!

      兒子開始化療,令我最困惑的是,主為何允許治病的過程把我們六人拆成醫院和家裡兩半?幾年來我們總把孩子帶在身邊影響他們:我親自帶孩子,先生事工的聚會和短宣我們不辭辛勞全家參與。療程中,為了讓四個孩子都仍在爸媽的引導中成長,三兒子住院時由先生全天候照顧,而我帶另外三個,不把任何一個孩子托給親友。治療頭幾個月,三兒子和先生幾乎以醫院為家。有次送他們去醫院,我的心空了一半;淚眼中我問主:「祢的能力浩大,為何不阻止孩子血癌的發生?讓四個孩子過父母都在場的正常生活不是更好?」

       上帝讓我想起幾年前,我勸一位懷孕被判定胎兒發育有問題的姊妹不要引產,讓上帝決定胎死腹中或出生。相勸後她仍以醫療終止胎兒生命。後來我得知她的想法:「若不是把胎兒引產,我的孩子有個殘障的手足,怎麼可能過正常生活?」我當下的反應是:「不!對孩子來說,正常的生活是看到父母不論在多大的困境下都信靠神!」想到這事,我覺得我得到上帝的回答了!不論困難多大,身處醫院或家裡,只要我和先生信靠神,孩子就是過著上帝眼中的「正常生活」!

       兒子療程渡過三分之一,我們夫妻攜手適應了照顧四個孩子且其一是癌童的生活。非常苦,但對神的信靠很深。每晚我們一家六口的「感恩時間」裡,孩子們總是搶著說感恩的事,三兒子每天都說「感謝主我在家裡沒去住院」!我們六人都深知,每件小事都是信靠神得來的!

分享在 facebook
Facebook
分享在 google
Google+
分享在 twitter
Twitter
分享在 linkedin
LinkedIn
分享在 pinterest
Pinterest
學園會訊

以愛馴服的奇幻旅程

我的母親給予我美好的信仰傳承,所以即使經歷過信仰的叛逆期,我和天父的關係仍如親情般密不可分。當全職媽媽三千多日,許多日子就像一片汪洋,載浮載沉,對未來感到迷惘,還要全天面對嗷嗷待哺的幼兒,被迫為母則強。與電影不同的是,我要學習道成肉身的耶穌,如虎媽般馴養三隻幼虎,而非面對充滿野性的成虎。同時,我也非孤身奮戰,外子是與我同受生命之恩,同心將經營婚姻、家庭視為個人事工,持續將目光聚焦在屬天的大使命。

繼續閱讀 »
學園會訊

訓練真的帶來改變

曾經,我對於「站在人前正確分享神的道」感到很害怕和困難。感謝上帝的愛激勵我勇敢回應祂的呼召,不因害怕困難而退縮,但也知道總有一天要面對自己的弱點。

繼續閱讀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