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再作一隻煩人的母蚊子

我發現每次兒子告訴我他覺得自己那裡作不好時,都會用一種眼神偷看我,看我是否會臭罵他,還是會有別的反應。不過,我覺得那個眼神更像是在告訴我: 看吧,你一定想唸我吧~

一句負面的責難,要好幾句真誠的鼓勵和讚美才能抵消。

在兒子身上,鼓勵帶來進步,真是個鐵定律,越是數落,碎唸,怒罵,他就越沒自信,自暴自棄,白爛,心態整個崩了。越是以恩典相待,寬容他的過錯,鼓勵他作的好的地方,及讚美他努力的過程,他就從谷底直升,越來越有信心。
一想到我的舌頭有這麼大的權柄,就讓人冷汗直流,不禁讓我向神求助,赦免我因為內心的煩燥,疲憊,及沒有時間好好處理的怒氣,而時常脫口而出的責備與定罪,幫助我勒住舌頭。
當兒子告訴我,他今天在學校又忘了喝水,所以在放學前趁排隊,一鼓作氣把水都喝光了。我放棄了心中的os: 水不是這樣喝的好嗎,早就跟你說下課時喝,不要慌著去玩,如果沒喝水你又會容易頭痛…..
只微笑的告訴他,你有記得在學校要喝水,很好喔!
當兒子告訴我,他在學校寫的習題錯很多時,我心中的os是: 你每次都這樣,在家裡有人盯就好好寫,在學校自己寫就亂寫,你是不是不專心? 想趕快寫完跟同學玩? 你已經二年級了耶….

不再作一隻煩人的母蚊子

我發現每次兒子告訴我他覺得自己那裡作不好時,都會用一種眼神偷看我,看我是否會臭罵他,還是會有別的反應。不過,我覺得那個眼神更像是在告訴我: 看吧,你一定想唸我吧~
以往我都不會讓他失望,肯定給他一頓好唸。但現在我卻只是淡淡的看他一眼,說:沒關係,你自己知道就可以了。
有一天早上送他上學前,他在研究要折給同學看的折紙老鷹,所以晚出門快遲到了。等過馬路時,我感覺自己內心的火爐開始加熱了,因為我很不喜歡遲到,他還在唸說:啊快遲到了,怎麼辦,早上還要抄聯絡簿還要幹嘛幹嘛…..
我深吸一口氣,嚥下了到嘴邊的一頓數落,只”努力”笑著對他說:” 至少你現在知道老鷹要怎麼折了! “
發現他那些粗心大意的錯誤,無論是寫作業的,或生活上的 ,我都決心不再作一隻煩人的母蚊子,一直盯他。當我察覺自己不知道該怎麼幫助他進步時,就求助老公,因為他有教導恩賜,又很會發展弟兄。

先生是神隊友,很棒的教練!!!

有一次幫兒子改國文評量,發現他連續幾課都錯字連篇,以往我千篇一律的台詞就是不專心不專心不專心,罰寫!現在我只是告訴他那裡需要訂正,他在碎碎唸自己怎麼錯這麼多時,我就安靜閉嘴,不落井下石了。
然後我靈機一動,把評量給先生看,讓他看看能不能找出兒子容易犯錯的原因。先生仔細一看,立刻把兒子叫來,跟他討論他的發現。爸爸告訴他,他平時的閱讀太少了,所以用字用詞容易出錯。在他們的討論中,才發現兒子在閱讀的技巧上需要調整,而且在造詞時,不能想到同音的字就用上去,要想這個字的慣用造詞。
在廚房刷碗的我旁聽,發覺這對我來說都是新觀點,我除了不專心以外就沒詞了,但先生卻能透過觀察,討論與引導,來幫助兒子發現他需要成長的地方,真是很棒的教練!!!
我真是太感動有這樣的神隊友了!雖然我完全不知道像我這種沒有做媽媽智商的人,為什麼偏偏作一個全職媽媽,但我相信神比我有智慧,祂把我放在這個角色上,即使我只能從錯誤中不斷悔改,不斷進步,我的功力還是緩慢前進的。而且,祂配搭比我有能力教育的配偶,成為我的幫助,可以從旁學習,這也是祂的恩典和支持。
我特別感謝神,我的先生從不在我無助,挫折,甚至失控亂罵小孩時,責備我亂搞一通,他只是關心我,並讓我知道他願意幫助我,看我有什麼需要。這點對我真的很重要,因為我往往在當中深深自責,需要靠神的恩典才能重新面對,去修補我犯的錯,甚至道歉。
先生的接納與關心給了我很大的力量,讓我還能繼續作下去。同樣,也感謝神造兒子是一個不太細心,也不太敏感的人,因為他的粗心大意,也比較不記仇,所以能接納我母蚊子的行為,要是他像我一樣敏感,早就翻臉了。

♦ 作者為學園傳道會全球教會運動部傳道同工,貼文取自個人FB

分享在 facebook
Facebook
分享在 google
Google+
分享在 twitter
Twitter
分享在 linkedin
LinkedIn
分享在 pinterest
Pinterest
部落格

我的珍寶

因為上帝的本質是愛,我們是按照上帝的形象造的,因此我們最終的價值是在上帝的愛裡。上帝的愛是慷慨、犧牲、無私、捨己、分享的愛,因此,上帝也要我們彼此相愛,愛人如己。這就構成我們人生最重要,最有價值,最有意義的事物,這也成為我人生最重要的事。

繼續閱讀 »
部落格

陪你走到校門口

放手,是養兒育女之必然。然而,屬神的母親不會只停留在放手,而會在鬆開自己的雙手之後,再把孩子交付在神的大手之中。放手,不只是因為放飛的時間到了,或為謀取個人更多的自由時間;放手,是為了讓神來做,讓孩子親身經歷神的引導,讓父母的神成為他個人的神。

繼續閱讀 »
部落格

屬靈運動正在進行

也許我不一定是收割的人,因為上帝給我的任務可能是鬆土。在跟同事相處的過程中,我看到另外一種可能:學生一定需要福音,如果一個同事信主並成為成福音教師,再把傳福音給學生,這不就是屬靈運動嗎?

繼續閱讀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