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急難中得著更新

我常自問,傳福音只是知識的傳遞嗎?只是希望她成為基督徒後也可以一起傳嗎?經過這次生病,我更體會福音工作絕非變相的行銷,不是靠我肉體苦幹就有果效,當我生活深深倚靠神、天天被主更新時,這樣傳福音的事工才真實。

去年八月,我被診斷格林巴利症候群,當時妻子剛懷第二胎……

走過這場急難風暴,我深深體會什麼是福音。

去年八月,我四肢末梢開始發麻,不久後開始無法走直線、拿重物、眼睛闔不緊、講話含糊。我今年27歲,愛運動、不喝飲料、從未住院。無法置性的同時,我被診斷得了罕見疾病—格林巴利症候群—急性的神經發炎。因免疫系統出錯,攻擊自身神經髓鞘,導致神經傳導出問題。經過十天的住院治療,其中有三天住在加護病房,透過血漿換置「更新」我的免疫系統,共換了125袋血漿(31公升)。直到十月,神經慢慢恢復後,才感覺回到正常的身體狀況。

這次生病真是我們家的震撼彈,當時妻子怡婷剛懷老二,身體也不舒服,那段時間怎麼撐過來的?真是神的恩典!至於病發原因,醫生也沒有肯定答案,只說免疫力下降導致。而我認為是壓力過大所造成。

我常用盡全力將事做好,信主後,仍給自己過高的標準,在意某些前輩對自己的看法。事工計畫如願、成為及格的傳道人,這事我內心很深層的意識,但神讓疾病發生在我身上,是要我面對一直不承認的事,我不常倚靠主而是靠著肉體做工,以致造成許多壓力。

「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……但那等候耶和華的,必從新得力。」(以賽亞書四十章30-31節),我就像那少年人,年輕有體力、有衝勁,但嘗不到等候耶和華的結果。

身體恢復後,我下定決心做出改變。我學習根據自己的時間體力來衡量服事多寡,將所有的重擔卸給神。將重擔交託給神說來抽象,對我而言,就是簡短的禱告。這半年我曾幾個時刻又感受到極大的壓力,但在夜裡我用禱告交託給主時,緊張的心就轉換了!能將壓力卸給神,因為我相信神會顧念我,也期待自己能保有這信心。

我常自問,傳福音只是知識的傳遞嗎?只是希望她成為基督徒後也可以一起傳嗎?經過這次生病,我更體會福音工作絕非變相的行銷,不是靠我肉體苦幹就有果效,當我生活深深倚靠神、天天被主更新時,這樣傳福音的事工才真實。

寫本文時,我們家老二剛出生一週,我與怡婷同時面對兩孩子以及服事,有很多事可以造成壓力,但求神幫助我,能在主裡交託重擔,不用再去換血漿!

分享在 facebook
Facebook
分享在 google
Google+
分享在 twitter
Twitter
分享在 linkedin
LinkedIn
分享在 pinterest
Pinterest
學園會訊

日本大阪異象之旅

在那之前,我對日本的印象是環境舒適、服務周道、讓人覺得很舒服的國家。但就在我們抵達當天,大阪發生「人身事故」,有人在電車軌道臥軌自殺,而這在日本早已不是第一次了。我親身感受到,這個先進舒適的國家,同時也是個人心壓抑、競爭壓力大的國家。在基督徒比例低於1%的日本,大多數人不認識神,活在追求外在成功並符合別人眼光與期待的生活中,看到這樣認真的日本人,我為著他們還沒有認識主而感到可惜與難過!

繼續閱讀 »
學園會訊

福音,遍傳學生

我們兩校共舉辦 6 場福音茶會,接觸 44 個非基 督徒,最後有 8 人決志。我從大二起,開始對僑生跟 港澳會的同學有傳福音的負擔,這次福音茶會看到港 澳人願意決志,這更加深我傳福音的渴望。 希望每個人不只是追求生活上的滿足,更重要的是,善用在世上的日子,透過自己的 生命故事,去開拓上帝的國度!

繼續閱讀 »
學園會訊

呼召是工作,還是生命?

成為母親後不久,我和先生一起加入(重回)學園服事。我在過去單身同工與媽媽同工二者差異的碰撞衝擊中,一度迷失還幾乎溺水。許多會內的媽媽同工,展現出的「成果」,包括兒女成群、從過去擅長且表現優異的事奉戰場轉戰家庭,她們個個從容自在的面對家庭生活、兒女教養有成又全力支持著配偶的事奉……

繼續閱讀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