惟有愛,能領你走完全程

學園創辦人白立德博士有位屬靈導師梅爾博士,她曾經說:「激情開啟艱難的工作;決心帶你繼續前行;但,惟有愛,能領你走完全程。」 

在學園全職服事三十一年,不論是懵懂的受訓期,或擔任大使命訓練中心的訓練者;是將近廿年的學生事工或現在的職場事工;是讀神學院或參加短宣;也不論扮演的是妻子、母親或門徒造就者的角色;神那細膩、及時、無條件又令人敬畏的愛,總是貫穿在三十一年的歲月中。

在人的生命中有許多關鍵時刻,神在我生命的這些時刻堅定我的服事心志,也讓我服事的熱情和動力不致停滯衰竭。第一個關鍵事件,是在我大學尋求全職服事時。

我參加了客家庄短宣,因我是少數會客語的隊員,牧師邀我探望一個乳癌患者。我很緊張,因為沒探望過癌友,也沒用客語傳過福音。但當我踏進家徒四壁的屋子,看見呼吸不順、胸口潰爛,半躺在椅上的老太太時,憐憫和不捨取代了緊張。我慢慢講解四律,有時淚水會模糊視線,老太太點點頭願意接受主。雖然她呼吸不順,但卻想要一個字一個字禱告,那是我帶過最久但也是最感動的一次決志。

她原本愁苦的臉笑了,但患處疼痛和手臂無力使她不舒服。當時,我內心湧出一股極深的憐憫,便握住她的手為她禱告,禱告完,她的手竟然可以自由活動,她開口感謝神還為我祝福。短宣結束後不久,老太太走了。

這件事讓我真實經歷神有著大能和極深的憐憫。因此,在服事生涯中,當我陷入機器人模式,內心枯乾沒動力,卻倚賴技巧和經驗事工時,我會想起這位老太太,以及用愛與神同工的喜樂,提醒自己不失去起初的愛。

第二個關鍵事件引領我面對原生家庭,與父母和好。

1990年我剛結訓,在馬尼拉短宣,得知母親得了腦瘤。趕回台北,從此和父親展開三年疲累和近距離的病人照顧。這讓我發現自己在成長過程中的一些親子問題和傷害沒有處理,因此無法自由喜悅的服事父母。有一次因痛苦而禱告,聖靈讓我想起兩句歌詞:「不是自己努力掙扎,是主裡面動工;不是自己模仿基督,是主裡面長大」。我向神認罪,並求聖靈幫助。我把握機會和母親彼此饒恕和好,後來母親在醫院信主受洗。不久,在一天深夜安詳過世。當時,父親和我坐在昏暗的車裡,陪伴母親的遺體去殯儀館。不擅長表達感情和不是非常親近的父女兩人,在沈默中,卻嘗試勇敢的輕拍彼此的肩膀,握住對方的手。生活中雖有黑暗和死亡,卻因著神的愛,我們的心靈可以勇敢的碰觸和連結。

因為深嚐「和好」的珍貴和喜悅,在服事生涯中渴望看見人們能在真理中得自由,能與神與人與己和好,成為我服事的熱情和動力,也因著知道自己的核心價值是什麼,因此人生階段中不論是在學校或職場帶小組,或在家中帶孩子,都因著知道往正確的方向前進著而堅定自在。

「你是怎麼樣的人,是神給你的禮物;你成為什麼樣的人,則是你給神的禮物。」深願我一生的事奉能成為討神喜悅的禮物。

分享在 facebook
Facebook
分享在 google
Google+
分享在 twitter
Twitter
分享在 linkedin
LinkedIn
分享在 pinterest
Pintere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