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愛重建幸福家園

十多年前一封不該回覆的簡訊,差點毀掉我的婚姻。這些年來,上帝調整我生命的優先順序,凡事以家庭為優先;上帝也教導我正確使用這些關懷的簡訊,重新贏回我的家,感謝主。

妻子篇

十多年前有一天,主日崇拜結束後,我的朋友問我最近和先生的關係還好嗎?我簡單的回答她說:「我對我先生已經完全沒有感覺了。」那時候我剛經歷被我最信任的先生所背叛,心裡的痛讓我沒有能力去愛他。但是事發當時,我沒有用言語、行為去攻擊我先生,也沒有因此情緒失控去傷害我的孩子,沒有因為憤怒而親手拆毀我的家,我只是選擇躲在上帝的懷裡慢慢療傷。

每一次主日唱詩歌,我總是不停的流眼淚,我知道是主耶穌在醫治我內心的傷痛,因為和上帝連結,讓我不需要壓抑傷痛、可以在祂的愛中找到出口。上帝也知道我很軟弱,需要同伴來陪伴我、鼓勵我,於是祂帶我進入學園婦女小組。

在小組姊妹的分享中,我才恍然大悟,原來在婚姻裡,我不是唯一的受害者,其實我先生也因著我長期對他的忽視而受傷。因為自從孩子出生後,我的心、我的時間都給了孩子,完全忽視先生的需要。感謝神,幫助我有能力重新去愛、去敬重我的先生,而且比以前更愛他。這幾年,沒想到先生在學園弟兄小組也有很大的改變,因為他的改變,我們可以一起重建幸福的家庭,這一切都要感謝神的恩典。

丈夫篇

十多年前,我有一份很好的工作、優渥的薪水和股票,很好的發展前景,可是一封突如其來的簡訊改變了一切。那封簡訊是公司一位女同事傳給我,簡訊上說,她心情很低落,想找我聊一聊。因為那一封簡訊,我不知不覺跨越了男女同事的界線,改變了每天規律的生活作息,幾乎毀掉我的婚姻。

我發現原來我對情慾誘惑的免疫力,沒有自己以為的那麼好,我對婚姻的承諾,也沒有我想的那麼堅定。從此我每天過著擔心受怕的日子,惟恐有一天東窗事發,我要怎麼面對家人?怎麼面對同事?沒想到男人有外遇時,內心是這麼惶恐。

勇敢面對 切斷外遇連繫

上帝很愛我,祂知道我沒有能力逃離試探,也沒有勇氣面對問題。所以短短兩個月,上帝就讓這件事爆發開來。事情爆發的第二天,我打電話向我的輔導求救,電話裡我聲音發抖,我說:「李哥,我闖禍了,你有時間可以聊一聊嗎?」

那一天早上,輔導和我碰面。我問他說:我同時傷害了兩個家庭,該怎麼辦?輔導告訴我,我只需要對我太太負起責任就夠了,我唯一要做的事,就是立刻脫離這一切糾葛,重建我的家。當天下午,我向主管提出辭呈,然後回辦公室打包。有人說我很勇敢,其實我真的沒有很勇敢,為了挽回婚姻,我只能放掉一切,我別無選擇,事後證明這也是唯一正確的選擇。隔天,我把家裡電話、手機號碼全換了,Email、Skype帳號也都刪除,輔導要我做的我全都照做,只是不知道我太太接下來會怎麼對我?會怎麼處置這一個曾經被她完全信任,卻背叛她的先生?

倚靠神 用愛耐心重建

每天晚上,當我想到要如何重建這個家,都失眠睡不著覺,我心裡知道只有上帝伸出援手才能挽回一切。所以我主動找輔導表明願意受洗,就在那一年的聖誕節,我太太、我女兒,我們全家一起受洗歸入主的名下。

事件發生以後,我和太太的相處表面上沒有改變,我們也都逃避不再談起這一個痛。但接下來半年多的時間,我太太常常會半夜醒來,用力捏我一下,或用力捶我一下,然後轉身繼續睡覺。雖然太太沒說出口,但我可以感覺到她心裡真的很痛。我心裡知道,愛和信任一旦被破壞,是需要時間和耐心慢慢重建。

認罪悔改 真心道歉

記得當初離職的時候,我走進老闆辦公室對他說:「沒想到我從小到大規規矩矩、清清白白,居然快四十歲了,才在這件事上跌倒,真是慚愧。造成公司困擾、很不好意思。」

那時候我也當面向岳父岳母道歉,因為他們將心愛的女兒託付給我,我卻沒做到當初的承諾。但相對於我對老闆、對岳父岳母的道歉,其實我最該道歉的是我太太。感謝我太太,這些年來她從來沒有拿這件事攻擊我,她給我一個重新彌補的機會。為了保護這個家,她所受的委屈、所做的一切努力,我真的欠她一個正式的道歉。所以我也公開向我太太道歉:「親愛的,對不起,請原諒我,我愛你!」

遠避試探 簡訊繫情

雖然這件事我已經認罪悔改,但不保證這一輩子就不再受誘惑。這幾年來,除了在學園弟兄小組持續被提醒要遠離試探,上帝也找機會提醒我。記得有一次到越南出差,突然收到人事部門轉寄一位幹部的太太傳給公司的Email要我處理,Email中說她先生年初剛派駐越南時,每天都打電話回家噓寒問暖,但最近一次返台回家,竟然說彼此已經沒有感覺了,不如分開吧!當下聖靈提醒我,同樣的事也可能發生在我身上。

所以那天晚上陪客戶吃飯,剛到餐廳就傳簡訊給太太,我說:「晚上要陪客戶吃飯,現在已經到餐廳了」;吃完飯回到飯店又傳簡訊給太太:「剛吃完飯,已經平安回到飯店了。」這時太太回簡訊說:「報告詳細、很乖、繼續保持。」當天晚上睡前我傳簡訊說:「晚安、我愛你們!」早上起床我傳簡訊祝福:「願主保守你們有美好的一天!」吃完早餐到工廠時再傳簡訊:「我已經平安到工廠了。」

這時太太回簡訊,她說:「收到這麼多愛的簡訊,很感動!感謝上帝的愛充滿我們家。」我心裡不斷提醒自己,眼目的情慾、事業成就的驕傲,只會讓自己和太太的距離越走越遠,對婚姻的保守,如果沒有像這樣拼命和太太保持不斷線的連結,再犯以前的錯誤只是遲早的事。

僕人服事 贏得太座心

在重建婚姻這條路上,我也積極了解太太的需要。有一年暑假,我請了一個禮拜的假,陪太太、女兒參加學園婦女小組的新竹短宣。那個禮拜又讓我重新得到太太的肯定和讚美。以前太太、女兒參加活動,我都是擔任接送的角色,禮拜天送她們去,禮拜六接她們回來,但那一次為了滿足她們的期待,我特地請假陪同出席。

活動當中除了參加訓練課程,唯一的工作就是幫忙採買和清潔打掃,而這些簡單的工作卻贏得我太太前所未有的肯定與讚美。偶而幫忙採買太太說我很辛苦,每天打包垃圾、追著垃圾車跑,太太誇我很厲害,每餐飯後幫忙洗碗、掃地,太太覺得我是最棒的……。

我心裡想:這幾年我為了工作,一年要出國飛三四十趟,幾年下來,太太從來沒有說過我很辛苦;曾經我負責的工廠達成公司的目標,一年幾十億的營收,太太從來沒有誇我很厲害;當我的付出贏得全球幾個大客戶一致的肯定時,太太完全不覺得我是最棒的……。

感謝主、在那個禮拜我再一次被提醒,我太太所看重的,從來不是我賺多少錢,提供怎樣的物質需求,也從來不是我工作上的頭銜名聲和成就。她看重的,是我的心真真實實回歸家庭、和太太女兒連結在一起。

立即表達關心 不留遺憾

有一次農曆新年假期的最後一天,我要去韓國出差,在候機室突然接到太太電話,我已經忘了她問我什麼事,只記得當時我不耐煩的敷衍了幾句,口氣不是很好,太太大概也感受到我的情緒,就把電話掛了。

幾分鐘以後,心裡有一個聲音提醒我,好像應該要馬上處理我們兩個之間的情緒,要不然誰知道三個小時後能不能在首爾機場安全降落,如果兩個人就這樣再也沒有機會表達對彼此的關心,豈不是要留著這樣的遺憾直到天國再見面的時候!

心裡雖然這樣想,可是剛才不對的明明是我,要怎樣拉下臉道歉?想了一會兒,我發了一個簡訊,轉一個彎表達歉意。我簡訊是這樣寫的:「親愛的母雞和小雞,大笨雞要上飛機了」(我用大笨雞稱呼自己表達歉意。)女兒立刻回簡訊說:「笨蛋雞再見」太太也回了簡訊:「大笨雞再見」(顯然太太還在氣頭上。)

到了韓國出了機場,我發簡訊說:「大笨雞已經下飛機了,零下四度喔!」女兒回簡訊:「有沒有下雪啊?如果有要拍照回來。」

兩天後韓國開完會要轉去大陸工廠,我寫了簡訊:「親愛的母雞:乖乖雞要上飛機去大陸了,願主保守你們。」太太這時回覆:「親愛的帥帥雞,一路上要保重自己的身體不要太勞累,我們會心疼。主與你同在,愛你的美麗母雞」看起來,太太終於原諒我了。

一個星期後行程結束要回台灣,我又傳簡訊:「親愛的母雞和小雞:三星稽核通過了,可憐雞要回家了。」女兒立刻回覆:「恭喜阿!可憐雞你好棒!」女兒是在學校同學面前收發簡訊,同學都問她可憐雞是誰?同學們很希奇她和爸爸玩簡訊。

重建幸福家園

十多年前一封不該回覆的簡訊,差點毀掉我的婚姻。這些年來,上帝調整我生命的優先順序,凡事以家庭為優先;上帝也教導我正確使用這些關懷的簡訊,重新贏回我的家,感謝主。

我也要感謝學園婦女小組裡許多的姊妹。這麼多年來,上帝的愛透過你們每一個人,幫助我太太走出傷痛,幫助我們的關係可以恢復、家庭可以重建。對你們來說,我太太只是你們曾經幫助過千百個姊妹的其中之一,我們家也只是你們曾經幫助過千百個家庭的其中之一。但對我來說,我太太、我的家卻是我的全部,感謝你們為我們所做的一切,真的謝謝妳們。最後,再一次感謝上帝的恩典,將一切榮耀都歸給主,阿們。

分享在 facebook
Facebook
分享在 google
Google+
分享在 twitter
Twitter
分享在 linkedin
LinkedIn
分享在 pinterest
Pinterest
心好男人

迎向自己眼中的梁木

後面的帳務處理也許仍有許多問題要面對,但是當我們按著神所喜悅我們的路走下去時,那會有神來負責,我唯一要努力的,是如何挑戰老我,怎麼真實地活出神希望我們蒙福的生活和生命:當我們願意制服己心,踏出屬於我們的那一步,神就會動工。

繼續閱讀 »
心好男人-弟兄小組

上帝拯救了我的婚姻

有天晚上,我如行屍走肉般回家探望小孩,我太太感覺到我的痛苦,她突然對我說:「如果你現在覺得痛苦,那我幫你禱告好嗎?」我當時很訝異,但我說好。就這樣,我永遠記得當晚,我無助苦痛的躺在床上,我太太坐在床邊為我禱告。她告訴我,不管我怎麼樣,神永遠都愛我,她也愛我,希望我把所有的痛苦都交給神,神會承擔這一切痛苦。

繼續閱讀 »
家庭婚姻

每個男人都應該避免犯的錯

我曾經犯了一個所謂「男人都會犯的錯」–外遇,我以為這件事讓我重新找到了自我的價值和真愛,不再只有單調的婚姻生活,這才是多采多姿的人生;但最後我卻因此幾次丟掉工作,家庭幾乎破碎,我傷害了我的妻子、孩子,錯過了我的孩子從兒童長成青少年的階段,疏離了所有家人、朋友,過了一段黑暗又滿是罪惡感的時期…

繼續閱讀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