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開父子心中的死結

我開始做婚姻班裡馮姊所說的,那世上最短、見效最快的禱告:「主啊!救我!」也不斷的設法排解消除我心中的怒火,就這樣,我聯想起了馮姊在講座中提過的一段內容:一位姊妹寫信給丈夫的見證。於是,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中,我開始用電腦打出一封寫給父親的信……
hunter-bryant-KTKLwWU614w-unsplash

解不開的心結

從小到大,我與父親之間的關係就非常差,因為父親是一位具有暴力傾向的人,凡事只要不順他的意,動輒就是皮帶、棍子加身,更有數次將家人打到送醫急救的經歷;而父親又是個極度愛面子的人,即使知道是自己不對,也從來不肯拉下臉來請求原諒,他表達歉意的方式,往往就是在把你痛打一頓後,買些你喜歡吃的東西來做為補償,可是這樣的行為卻令我更加的反感。 後來年歲漸長,父親已意識且後悔自己年輕時的錯誤,不再動手打人,可是依舊無法改變他那處事的習慣,一旦看不順眼,就會說出很難聽傷人的話語,而近兩年來,由於三個姊姊早已另組家庭,我的母親又因為痛恨著父親過去的暴力行為,至今仍不願與他共處在同一個屋簷下,所以我就成了父親關注、嘮叨的對象。 而我也總是抱持著話不投機半句多的心態,從來沒有給他什麼好臉色,即使我明白父親早已為過去的種種感到後悔。也即使隨著年紀的增長,我已逐漸了解父親當年暴力行為的背後,那說不出的苦痛,但我也無法原諒,只覺得父親如今的悔恨,都是他自找的,都是他應得的報應!直到我開始接觸、並信仰耶穌之後,和父親之間的緊張關係才開始有所緩和,但內心卻仍舊有些解不開的心結……。

休假挨罵無妄之災

一年難得請幾天假,甚至假日還總是無償加班的我,好不容易找了個看病檢查的機會,從苦悶的工作中暫時抽身,得以在家中睡到自然醒、休息玩樂一下,預備下午再去看個醫生順便到處走走散散心時,剛做完社區管理員下班回來的父親,一見到在家中閒晃的我,就彷彿鬥牛看到紅布一樣,那頭上的角就伸了出來,二話不說,劈頭蓋臉的就開始罵人……。 而在被父親這樣不明就理的痛罵下,原本在家休假的好心情早已不翼而飛,過去的種種新仇舊恨,瞬間在心中全部燃燒爆發,使我當場還以顏色,也對他破口大罵,到了最後,氣到連假也沒心情休了,直接奪門而出,覺得就算住在公司也好過在家受這種無理取鬧、莫名其妙的氣,那一整天的心情,簡直是差到了極點!

向主呼救!平息怒氣

就這樣一直到了晚上,當同事都下班回家,只剩下我一人時,我的心中依然充滿著苦毒惱恨,即使一再的提醒自己聖經上說不可含怒到日落,可是那心中的怒氣,卻根本連日落都攔阻不了。然而越是生氣,我就越明白自己這樣的情緒已經瀕臨失控,如果不能處理好,將會是非常嚴重的問題。 我開始做婚姻班裡馮姊所說的,那世上最短、見效最快的禱告:「主啊!救我!」也不斷的設法排解消除我心中的怒火,就這樣,我聯想起了馮姊在講座中提過的一段內容:一位姊妹寫信給丈夫的見證。於是,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中,我開始用電腦打出一封寫給父親的信……。 當然一開始,信的內容還是充滿著長久以來的憤怒與控訴,然而在我將自己所寫的內容看過一遍,並想到馮姊對那姊妹所說:不要說先生的不是之後,我也開始一再的修改信的內容,就這樣,一遍又一遍的寫著、改著,我心中的怒火,就在這當中不知不覺的熄滅,甚至到了後來,我一面打著字,一面想到父親這輩子的心酸,自己一直以來的態度,就這樣在電腦前哭了起來……。

給父親的信

老爸: 今天在情緒失控下對您大聲吼叫,非常抱歉,希望您明白,您是我的父親,不論如何我都是愛您的,可是在此同時,我也想和您談談自己的感受。從小到大每一次和您之間的爭吵,都只有同一個原因:就是您每每在沒有問清楚事情始末的前提下,就說出很令人受傷的話語,我明白您的用意是為了我好,可是其實,在聽到那些話的當下,總是會讓我感到非常的難過…..。 像今天,您並沒有先問我為什麼沒有去上班,就直接罵我不好好工作,遲早丟飯碗,還說起您以前在當主管時最討厭這種老是遲到請假的屬下……。我知道沒有事先告訴您我要請假去看醫生是我不對,可是我希望您明白,在被您那樣說的當下,我唯一的感覺是:從小到大,您只要一看到我在家就不順眼,就要說出這種傷人的話語,是不是我真的要做到過勞死,您才會甘心? 對不起,我明白您並沒有那樣的意思,可是我也希望讓您知道,當您這樣子說我的時候,會令我感到多麼的痛苦。 一直以來,我都很明白您為家庭,為子女所做的付出,可以說,如果沒有您的努力,就沒有我們現在的生活,我永遠記得,您說起以前在當完兵後,是如何從宜蘭背著一條棉被來台北,是怎麼樣在公司由一位汽車製造部的操作員一步一步的做到課長、副理、經理……。小時候的我從來不曾明白要做到這一步,有多麼的困難與艱辛,只是一味的責怪您傷害家人、不講理和愛面子等行為,卻沒有想過您總是把工作上的壓力、痛苦和淚水藏在心中,獨自肩負起這個家的經濟重擔。 直到年歲漸長,踏入社會以後,我才慢慢的明白您為這個家所付出的一切,有多麼的沉,您對我們的愛護,有多麼的深。我也明白您每次唸我,都是因為擔心我,怕我吃苦,愛護我,怕我受累,這種父母對子女的愛,是多麼的偉大,永遠不變。可是我還是希望您可以不再把我當小孩子對待,不用再過多的為我著想,讓我能夠離開您的羽翼,真正的獨立自主,並且開始試著報答、照顧您。 因為,隨著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,我已經長大成年了,也要開始走出屬於自己的路,而這段路程不管是好是壞,都只能由我自己來走。這並不代表我不再愛您,因為您永遠都是我的父親,可是我不想,也不能再活在您和老媽的保護之中,我有自己的人生要過,即使這些事在您眼中看來是多麼的錯誤連篇也好,因為那都是我自己的選擇,就像您和老媽年輕時離開爺爺奶奶、外公外婆獨自來台北打拚一樣。

父親的回信

本來,當我寫好了這封信,並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將它放在父親的桌上後,我以為他會又像以前一樣,去買以些好吃的表示一下歉意就了事的,可是這次,父親沒有這樣做,而是在兩天後,寫了一封回信放在我的桌上: 建賢:你好! 天下父母心『愛之深、責之切』,我不知該如何向你解釋與道歉,但看到你寫給我簡箋內容,可以看出你已經成長、有個人主張及想法的人,叫我不知說什麼才好;長久以來我一直認為你需依賴、照顧……其實不然,真替你高興。 但很多事,不是單面可說清楚、講明白。每件事情都有正面與反面;任何事不要都往壞的想,能夠用感恩、原諒也是很好的;我以前對同事朋友,都是以這種心態,往好的想、記得好的,心情自然就會開朗、歡欣……。但對待我的家人,我是徹底失敗,不知為什麼?我不是十惡不赦的人,我感情世界非常深,也非常真;只是表達技術差而已。觀察、立行至始至終從沒改變……。 父母親現況讓你心寒,我只能向你說聲抱歉……。這不是單方面可以解決的;但我自認對你媽是深愛著(言詞關懷、內心思念,每每看至照中人,我都會沉思,多次流下淚來。)人說一日夫妻百日恩,真的我不知哪裡;特別是退休後,她替我到處找工作,大賣場、甚至請某某管理委員推薦讓我作管理員,但後來又為何如此恨我……?給她零用錢由伍仟到現在一萬貳仟從沒中斷,我想只記過錯的恨,那將永遠是無解的,只有來世再還了。在有生之年,我將盡所能與她溝通,求其寬恕。 對你絕沒有辱罵,是一種詢問關懷,只是言詞過直接;你能獨立自主,走自己的路,過自己人生與生活,我真替你高興……。誰沒有過錯,但絕不能以誰離開或不離開來定論;我這把年紀再在一起又有多久,即使離開你,我又往何處?我想你也不忍心看我流落街頭吧。同居一屋簷下,沒有不能溝通的事。相互尊重,相互勉勵才重要。 祝 晚安 老爸

相互道愛、解開心中死結

因為上帝,我在這輩子,第一次鼓起勇氣對父親說我愛他,這也是我的父親這輩子第一次對我說抱歉。就在這一天,我感覺到一直以來在我心中的死結,已經悄悄的解開了……。 現在的我,還是和父親住在同一個屋簷下,我也不敢說我和父親之間的關係從此就變得父慈子孝,可是現在的我,會選擇在三個姊姊沒空和父親過88節、生日時對他說:「老爸,我請你去吃大餐。」、「老爸,我們兩個一起去吃頓好料的。」(看來我也受到我父親的影響,總是用請好吃的方式來關心他……)在這當中,我感受到父親的喜悅,也更加深刻的明白父親的不易與偉大! 父親,謝謝你成為我的父親,我很愛你,並且以你為榮。
分享在 facebook
Facebook
分享在 google
Google+
分享在 twitter
Twitter
分享在 linkedin
LinkedIn
分享在 pinterest
Pinterest
傳福音

巴黎的呼聲

感謝神的恩典使用不完全的我們,祝福當地宣教士和弟兄姊妹;但巴黎環境人心複雜、基督教式微、穆斯林興起、恐怖攻擊、經濟衰敗;這些政治社會人心的不安是事實,法國人所相信的「自由、平等、博愛」怎麼面對這群潛在的威脅呢?

繼續閱讀 »
心好男人

用感謝來度過父親節

三年多前,我在婚姻班聽到李哥提到「這一生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親口跟爸媽說聲:『爸、媽辛苦了,謝謝!』所以鼓勵大家,要趁著爸媽還在的時候謝謝他們……。」這些提醒我:爸媽年紀也大了,我爸爸今年83歲,我不要留下沒有尊榮、感謝父母的遺憾

繼續閱讀 »
傳福音

「主若願意」

「我栽種了,亞波羅澆灌了,唯有神使它生長。」來到大阪第6年,幫助日本基督徒成長的期待依然不變,但我知道,我所能做的,只是脫去一切的自我以為,謙卑地來到主的腳前,說:「主若願意」。

繼續閱讀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