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Close this search box.

現任同工蒙召見證 – 韓家源

因此,即便是愛神、愛人的美好記憶或感受,都不該成為我的偶像。我每天要抓住的並非是記憶,而是耶穌基督祂自己。「因為神本性的一切豐盛,都有形有體地居住在基督裡面。」、「因為萬有都是本於祂,倚靠祂,歸於祂。」
家源800 534

大學入學時,因學園同工傳福音給我而信主。對我來說,神賜給我的信心是隨著一次次的熬練而慢慢增長。從一開始,「耶穌基督為我的罪做了挽回祭」只是一個理性上的教義,直到大二時與室友起衝突,才讓我深深感受到罪的嚴重性,認知到自己實在需要一位救主。大三時我跟家人表明我的信仰,雖遭到反彈,但經過一年半跟母親的溝通,使我更深看見祂掌管萬事,祂的恩典及福音安慰我,以致我能更愛我的母親,並學習與她相處,最終也獲得她的理解與尊重。  

畢業後,我對我的未來有兩個方向。一是加入學園的實習同工,花一年時間尋求是否要去學園全職事奉;二是做一般給薪的工作、存一些錢,尋求是否去讀神學院。與母親溝通未果之後,我決定先留在家鄉工作,在教會好好服事、慢慢尋求。但後來下一份工作轉換時,學園的出版部剛好釋出網路行銷的職缺,我便毅然決然加出版部。我跟自己約定要花兩年時間,好好尋求是否要加入學園全職事奉。在這段期間,我主動去協助母校的弟兄小組門徒造就,也參與學園畢業生的事工。 

在服事的過程中,我發現自己消耗很多的心力,開始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合適踏上全職事奉的路。在尋求的過程中,困擾於原生家庭缺陷所造成的自我防衛機制-遺忘。我容易忘記感受,四、五年前的記憶也會因為缺乏感受而想不起來。

我認為所謂的「呼召」,應當是要伴隨著長久的「熱忱」的;反觀自己,雖然是「羡慕善工」,但那樣的火熱一下子就熄滅。雪上加霜的是,那時候我的生活中沒有弟兄的群體陪伴:教會那陣子缺乏弟兄團契,工作場域也都是姊妹,我沒有主動去尋找一個互相支持的信仰群體。長時間挫折的結果,使我的靈命狀況受到很大的影響。時光飛逝,兩年的時間很快就到了,我知道自己的專業職能適合數位策略事工,但卻更不確定上帝是否呼召我從事全職的服事。

雖然如此,我還是認為自己應該要做一個決定。只不過並非是未來方向的決定,而是我應該下定決心,先來處理我跟上帝每愈下的關係。做了這個決定之後,我就進到為期兩年的低潮,又或者說這是上帝在低谷中的帶領。透過學園,上帝陸續將我放在許多不同的小組:畢業生的小組、學園年輕弟兄的小組、戶外事工跨齡的小組。

就這樣,上帝慢慢將我從橫向慢慢帶起來。垂直的方面就是來自神的話語。透過這幾年的講道、靈修和禱告,讓我慢慢地理解到,或許「遺忘」之於我,就像是保羅身上的刺,迫使我每天都要倚靠上帝信實的憐憫及恩典,在軟弱中顯出祂的作為。

因此,即便是愛神、愛人的美好記憶或感受,都不該成為我的偶像。我每天要抓住的並非是記憶,而是耶穌基督祂自己。「因為神本性的一切豐盛,都有形有體地居住在基督裡面。」、「因為萬有都是本於祂,倚靠祂,歸於祂。」

當我越來越體會到耶穌基督的寶貴,就越來越明白:我渴望人能夠經驗基督,並且能夠驚豔在祂裡面的豐盛。我願意透過得人、造就、差遣,使福音遍傳。讓每一個人都能認識一位,願意真心跟隨耶穌的人。   

Facebook
Twitter
LinkedIn
Pinterest
現任同工蒙召見證

現任同工蒙召見證-高銘宏

在九月時,學園的會長邀請我們一起吃飯,她問:「為何不早點申請?若神應允你就早一點開始實習認識學園,若不應允也可以趕快找工作。」我聽完覺得很有道理,回去就開始寫申請書。

繼續閱讀 »
現任同工蒙召見證

現任同工蒙召見證-鍾展青夫婦

我在高中信主時,就一直禱告,求神給我方向。我在大學考上物理系,我物理說實在也不錯,我可以考試考的好,卻對物理沒有熱誠,就是說在物理裡我沒有夢想。我在大二快結束時,思考和禱告了很久,我決定不讀研究所了!也跟父母親溝通過,他們答應了。我就開始想我未來要做甚麼,我想過很多選項,但是不管哪一項好像都只是為了錢(我只是為了賺錢)….我就問神這樣合適嗎?

繼續閱讀 »
現任同工蒙召見證

現任同工蒙召見證- 邱聖霖夫婦

開始傳福音之後,神擴張了我的眼界,讓我看到更深層的是,人若要懂得管理世界,那他必須先明白自己的身分,才能用對的方式管理世界。所以人的心需要被改變,而人的心被改變,需要認識神,當我越是傳福音,我越覺得唯有神能夠幫助、改變一個人。 

繼續閱讀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