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
走出傷害,重建親密關係

從那時候,爸爸開始會不時跟我分享他的心事,爸爸比較敞開以後,他情緒有出口,就比較少喝酒,和媽媽緊張的關係也比較和緩。我好感動,我覺得上帝真的慢慢在翻轉我們家的關係,就算家中仍有紛擾,我內心也比較有平安和盼望,我真實經驗到甚麼是聖經所說:「你們做父親的要轉向兒女,兒女也要轉向父親。」

以為童年創傷可以隨時間過去

爸爸與前妻有兩個女兒,爸爸在還沒離婚前就遇見媽媽,並且生了我,原本爸爸並沒有要留下我,只因為我是男生,是他唯一的兒子。後來爸媽在我五歲時結了婚,但他們並不快樂,爸爸喝酒後會家暴,常在我面前打媽媽,曾經拉著媽媽的頭去撞地板,小學的我看著地上的鮮血,嘗試把爸爸拉開但被他一腳踹開。我還記得,有一次爸爸拿刀追著我媽,媽媽抱著我跑到隔壁鄰居家躲起來,看到爸爸走遠了,我們才安心走出來。有一次晚上睡到半夜,爸爸突然開燈,把棉被掀起來說:「你不要再睡了!」然後就打我。我從小生長的家庭氛圍常是很驚慌的,他們吵著要離婚時會問我要跟誰,每一次都是為了我才忍耐留下來。長大以後我才知道:「喔!原來小孩子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,會很沒有安全感,會懷疑人與人可以維持穩定的親密關係?」原本我以為這些經歷會隨著時間過去,我不知道這些潛在的記憶還一直深深地影響著我。

用酒精逃避與父母的關係

十歲時全家移民美國,為了不辜負父母的期許,我考上理想的大學,但之後我開始吃搖頭丸、吸大麻、抽菸、喝酒、過糜爛的生活、換了幾所學校,但我也沒想太多,反正就當作是一段成長過程。好不容易大學畢業以後,在加州矽谷的科技公司工作,到了周末就繼續把喝酒玩樂當作一種社交方式。幾年以後回台灣發展,當時年輕氣盛的我,發現這裡的夜生活太美妙了,既可以遠離父母,又可以完全享受台灣交際應酬的喝酒文化,幾乎從禮拜一喝到禮拜天,常常是醉到不知道是怎麼回家的。

獨自在台灣七年後,父母也返台定居,但因為我發現自己非常沒有耐心和爸爸好好講話,常常越講越大聲,為了逃避,常常是喝醉了才回家,然後再補一點酒讓自己倒頭大睡。但有一天,我開始會半夜醒來睡不著,以前喝醉了可以一覺到天亮,但現在只能睡三、四個小時就醒來,而且腦筋一片混亂,即使補一點酒再去睡,也只能多睡兩、三個小時。後來不只無法安穩入睡,喝醉的時候還會脫序胡鬧。朋友們原本覺得我酒後的一些暴走行徑很好笑,後來也覺得很困擾,勸我少喝,但我卻變本加厲,所以好朋友漸漸都遠離我。有一次公司年終尾牙,我邀了父母和女友一起出席,其實在晚宴上我已經醉了,但回程在公司的巴士上,我又拿出一瓶酒要找同事喝,然後發酒瘋在高速公路上去鬧司機,要他讓我下車,逼的主管不得不在最近的交流道出口放我下車。我被放出來以後,就開始我平常喝醉酒會做的事,去推倒路邊的垃圾桶,去拉扯人行道旁的樹枝,然後試著想要把店家的玻璃砸破,快八十歲的爸爸想要抓住我,卻攔不住我186公分的壯碩身軀,所以爸媽只能一起跪在路旁求我,說:「不要再鬧了……」我女朋友第一次看到我這樣也嚇到了。

被酒癮打倒,所有人都離我遠去

那次事件之後,女朋友就勸我:「你有酒癮,而且嚴重影響你的人生!」一開始我覺得自己只不過是喝醉脫序一次、兩次、三次、四次、五次……甚至進出警察局好幾次,我一直相信自己像其他人一樣一定有辦法節制。但後來因為女朋友提分手,我只好承認飲酒已經失控了,並答應她:「我戒酒!」但其實我不知道戒酒這麼難,一直戒不掉。常常戒了幾個月,然後在尾牙上,經不起客戶一激就喝了,原本還想隱瞞女友,但第二天我才知道前晚自己醉醺醺地打電話給女友說我滴酒未沾。道歉後她再相信我一次,不過只戒了半個月,又在大學同學婚禮上喝得爛醉。因為我一再編織謊言,讓女朋友非常失望,最後她說:「我不會再跟你在一起了,如果只是為了滿足我,你自己不想戒的話,你根本不可能戒酒。」

當時,就好像失去了生命唯一的依靠,我陷入前了所未有的人生低潮。其實一直以來,我一直是從糜爛的人際關係中得到成就感,從身邊的酒肉朋友得到歸屬感,從和異性的曖昧關係中得到自信,但這一刻感覺甚麼都沒有了;我的心充滿創傷,我不原諒爸媽,不想見到他們,而女朋友又離開我,好空虛。而且因為多年的酗酒,我的身體開始變差,健檢中血液報告許多紅字,長期的睡眠不足,憂鬱症發作了,幾天離不開床,我引以為傲的工作也開始受到影響,後來焦慮症也發作,我的人生正在崩潰中。

神帶領我戒除酒癮,進入婚姻

人生最低谷的時候,我又想起了神。其實在美國念大學的時候我就受洗了,回台灣還偶爾去教會,但主日崇拜對我只是形式,我知道自己完全沒有把真理行在生活中。後來,女朋友參加「學園婚姻班」,雖然當時覺得這課程對我戒酒的幫助有限,但我心中渴望真理,還是跟著她每個禮拜去聽課。課程結束後,想進一步瞭解上帝創造婚姻的美妙計畫,就加入弟兄小組。一段時間後,我開始被喚醒:以前的花天酒地、男女之間的曖昧,好像不是我真正想要的,好像信任、委身的親密關係才是我真實的渴望。

這一次,我是真的下定決心要戒酒,但我的精神狀況卻很糟,因為剛戒酒有戒斷的症狀,我會冒冷汗;走在路上會突然恐慌倒在地上,被路人送到醫院;也曾經在捷運站的地上,躺了半小時才能動。我跟神說:「神啊!我就是咬著牙,也要撐過去把酒戒掉,求祢救我。」

為了恢復身心健康,我維持正常作息,我固定服用精神科醫師開的藥,也定期去看心理諮商師。我勉強自己早起晨跑、晨禱、親近神、聽聖經,我跑了快兩年,也把聖經聽完兩遍;下班後我就參加教會小組、和學園弟兄小組,睡前也讀經靈修,我拼命把工作之餘的時間填滿,不留任何空檔讓喝酒進入我的生命。後來我也把精神科的戒酒藥戒了,其實戒藥的過程很痛苦,全身都像是觸電一樣,感謝主,有次去香港出差一個禮拜,我居然忘記帶藥,然後上帝就讓我這樣把藥戒了。

當我把酒和藥都戒掉以後,整個人就慢慢正常了,思緒變清晰了,我還是持續向神禱告:「求祢讓女友回到我身邊吧!」很奇妙,有一天女朋友居然主動打電話給我,我趕快抓緊機會約她見面。碰面以後,她看到我很不一樣,我不僅成功戒菸、戒酒,體重還從九十公斤掉到七十出頭,瘦了二十公斤,整個人變得比較有精神。最重要的是,她覺得我是真心願意跟隨著上帝而改變,後來就同意再試著和我相處,經過我們近一年的努力,終於在2018年的聖誕節我們結婚了。

剪掉信用卡,戒除「循環負債」

雖然成功戒掉菸酒,但我這樣一個破碎的生命,要學會經營婚姻,其實還需要很大的調整,首先是金錢的管理。長期以來,我一直使用信用卡循環利息,以卡養卡、以債養債,籌備婚禮時,太太突然發現,表面上好像我有錢,可是當要付攝影費、場地費時,常常都要驚險到最後一刻才找到錢付清,弄得兩個人都很緊張。原來我一直習慣的「循環信用」、其實是「循環負債」。太太好幾次都說:「你根本就沒有準備好進入婚姻。」雖然我坦承自己的陋習,但還是申請了一張高額度的信用卡假裝有錢,深怕她解除婚約。即使婚後第一年,我們仍常因為金錢,關係變得很緊張,她完全不能接受我用錢的觀念和習慣,她常說:「你為什麼要浪費錢在循環利息上?為什麼不坦承一起討論解決經濟問題?」但感謝主,當發生衝突時,她會選擇到婦女小組尋求姊妹的意見,而當我回到弟兄小組時,組長就很堅定地回答我:「就聽太太的,她要你把信用卡剪掉,那你就立刻把卡剪了吧!」所以戒菸,戒酒之後,我也戒「債」,我把所有的信用卡通通剪掉,過去一年多來,我都是用現金過生活,學習信任與太太在金錢上合一,一起敞開的面對家中的經濟。

發現自己在婚姻中的不安全感

上帝把過去的老我慢慢地修剪,但接下來的關卡,是我發現自己在親密關係上非常沒有安全感。比如說,早上起床,太太如果在客廳關櫃子太大聲,我會感到驚惶,以為她心情不好,面對她的時候我會很焦慮,甚至不敢開房門見到她,太太看出來我的舉止有異,但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。有時候晚上睡前,想抱抱她、聊聊天、親親她說晚安,可是太太忙了一天筋疲力竭,有時候她的回應比較無力,我就感覺太太在拒絕我、不愛我,我會因此擔心自己做錯了什麼事而失眠。太太發現以後就解釋說:「睡覺之前,我需要一點安靜的時間。」同時,我也無法接受她跟我有任何的意見分岐,每當太太告訴我,她的需要與我期待不同時,我就會很憤怒試著改變她的想法,太太就回我:「為什麼每一次我只是單純地告訴你我的想法,你就一定要生氣發怒呢?」後來我才發現,原來是我很害怕自己做錯了什麼?或說錯什麼?會讓太太不喜歡我;會害怕如果問題沒有馬上解決,我就會失去這段關係。所以太太和我相處常常是如履薄冰、很有壓力。

有一次,我們又為了類似的狀況爭吵,太太不想吵,想要回房間安靜,但太太門還沒有關上時,我就用力推進去,讓門差點打到當時懷孕的她,這時候我自己嚇到了,突然覺得自己的舉止好像爸爸,像爸爸一樣在關係上沒有安全感,像爸爸一樣不由自主地破壞與家人的關係。太太其實很早就發現我有這樣的問題,所以她常問我:「你為什麼在關係中那麼焦慮?那麼害怕?你要不要重新去面對童年的創傷?」

重新面對處理童年的創傷

記得小時候爸爸常對我說:「因為你是兒子,我才會跟你媽結婚。」媽媽也常告訴我:「你爸爸不是一個好人,如果不是為了你,我是不會留下來的。」這時候我就會覺得:「都是我的錯,如果不是因為我,他們就不會過的這麼辛苦了。」有時候他們討論要分居,就會問我:「你到底要跟誰?要跟爸爸?還是跟媽媽?」那時候我心裡非常痛苦,因為我根本不想選。長大以後,我在心裡告訴自己:「我永遠不要變成爸媽那樣互相憎恨,我不要結婚,我不相信親密關係,我一定要靠努力才能證明自己是值得被愛的,因為沒有人會愛原本的我。」我的心就變得非常剛硬,沒辦法跟人敞開與互信。

婚後我才發現,爸爸喝酒吃安眠藥,所以我也是喝酒吃安眠藥來解決我的壓力,我太太在去年懷了我的長子,我真的不想這樣的咒詛延續到下一代;爸爸會打媽媽,我是暴力摔東西。我越不想要變成爸媽那樣,就特別害怕親密關係,其實我的內心很需要被愛,但表面上又武裝自己,甚至會不自覺的做一些誇張的行徑去破壞關係,因為怕受傷。當牧師帶我去回想小時候爸媽衝突的畫面,當下我就全身顫抖一直哭,然後牧師提醒我:「就算在你小時候那樣的生命過程中,耶穌其實一直在身邊陪伴你。」我聽了以後就哭得更厲害了。這讓我發現,心中的傷不會隨著時間消逝,而是需要去面對、處裡的。後來在我內心的修復過程中,小組長也鼓勵我去和父親和好。

與父親和好,重建親密關係

期待兒子出生的心情,我比較可以體會爸爸對我的愛,他常常喜歡找我聊天,我相信他一定很希望我與孫子能有健康的親密關係。有一天,我鼓起勇氣對爸爸說:「爸爸,我雖然結婚快要有孩子了,但是,我還是感到很寂寞。現在我終於瞭解你的孤獨,瞭解為什麼你有時候會邊喝酒、邊流淚對我說:『即使全世界我最愛的你、你媽媽都在我身邊,我還是覺得好寂寞。』我對太太其實也是這樣,雖然我們已經同住一個屋簷下,雖然她已經為我懷了孩子,但我還是害怕失去,甚至會懷疑真的可以完全信任一個人,好好的去愛嗎?」

爸爸平常比較不會談自己真實的感受,但那天他跟我說:「兒子,我跟你說實話,我有兩段婚姻,也交過很多女朋友,但沒有一段婚姻、或任何一個女朋友,讓我感覺到被愛。我還是常回想到以前被後母虐待、孤立的痛苦,我知道這是我自己內心的問題,都過這麼久了,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解決?我就是感覺孤獨,常常在憂傷裡。」然後,他就哭著說:「你千萬不要跟我一樣」我就抱著爸爸,說:「爸爸沒關係,我不怪你,這世代的咒詛,我們一起禱告,在我這代把它止住,我愛你。」

從那時候,爸爸開始會不時跟我分享他的心事,比如說:「兒子,我覺得我需要出口,我想跟你講講話。」我也開始不會不耐煩而糾正他應該怎麼過日子,爸爸比較敞開以後,他情緒有出口,就比較少喝酒,和媽媽緊張的關係也比較和緩。我好感動,我覺得上帝真的慢慢在翻轉我們家的關係,就算家中仍有紛擾,我內心也比較有平安和盼望,我真實經驗到甚麼是聖經所說:「你們做父親的要轉向兒女,兒女也要轉向父親。」

跨越生命門檻,在愛裡沒有懼怕

我從一個什麼都上癮而且逃避神的人:喝酒、抽煙、玩樂、舉債;到現在,我不需要倚靠這些『癮』了,而且我篤定唯有神才有真正的平安、喜樂,尤其神透過教導我們如何經營夫妻關係來祝福我們。原本,我覺得自己是一個沒有辦法維持長久關係、沒有辦法經營家庭的人;但現在,結婚快兩年,我感受到在愛裡沒有懼怕,從與兒子的相處過程,更能體會天父無條件的愛,因為我才認識兒子短短兩個月,我就渴望給他我所有的一切,尤其是為他建立一個充滿安全感的童年。這一切我都要感謝主,在我人生最黑暗沒盼望的時候,祂引領我憑著信心往前走,我才有辦法跨過這生命成長的門檻,持續的遠離曠野,進入神的應許。

Facebook
Twitter
LinkedIn
Pinterest
協助他人成長

帶兒女學習作主門徒

上帝託付了父母,在引導兒女的信仰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,但兒女不能單靠父母的二手智慧來跟隨神一輩子,他們必須自己浸泡在神的話語中,才能真認識神,一生跟隨神。

繼續閱讀 »
家庭婚姻

外遇中男人相信的謊言

聖經上說「掩蓋的事沒有不顯露出來的,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」,外遇也不例外,或早或晚總會被發現,聰明的男士們,請選擇你應該負責、應該愛的原配妻子,好好專心愛她,才是正確的決定。

繼續閱讀 »
協助他人成長

讓孩子享受學父母讀聖經

即使上帝託付了父母,在引導兒女的信仰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,但兒女不能單靠父母的二手智慧來跟隨神一輩子,他們必須自己浸泡在神的話語中,才能真認識神,一生跟隨神。願神幫助我們的家庭,無論大小,都愛慕神,將神的話深藏在心裡!

繼續閱讀 »